Inaugural Symposium of 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of Chinese Teaching

Inaugural Symposium of 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of Chinese Teaching

10-12 February, 2017, Budapest

ELTE Confucius Institute, 1088 Budapest, Múzeum krt. 4/F

Inaugural Symposium of 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of Chinese Teaching

10-12 February, 2017, Budapest

ELTE Confucius Institute, 1088 Budapest, Múzeum krt. 4/F

Inaugural Symposium of 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of Chinese Teaching

10-12 February, 2017, Budapest

ELTE Confucius Institute, 1088 Budapest, Múzeum krt. 4/F

Abstracts

Show all abstracts Hide all abstracts Download all listed abstracts as PDF

Ms. Hui Chen 启发学生用自己的智慧记忆汉字
汉语和西方语言的一个重要区别是汉语用符号而不是字母来记录语言,所以汉字的记忆对欧洲学生来讲是非常困难的。许多对汉语感兴趣的人学习一段时间后会知难而退。所以寻找一种有效且有趣的汉字记忆方法对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帮助学生学习汉语是极其重要的。
本人在教学实践中启发学生展开现象的翅膀,用他们自己的思维和方法诠释汉字,记忆汉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本报告将以生动具体的例子介绍这一方法。比如学生有多种方法记忆王字:1. 一+一等于王;2.土地上一人统治,此人就是王;3. 王字像国王头上戴的皇冠;4. 老虎头上的纹饰像王字;5. 王字的上横为天,下横为地,中间一横为人,加一竖就成了一统天下的王。另外,王加一点为玉。王有玉玺有边界即成国。塞纳河(水)畔有埃菲尔铁塔(去)就是法国。几分钟就学会了法国的写法。
Ms. Zhang Dan 用目的语进行课堂教学:重要性与可行性
从外语教学法上讲,使用目的语教学至少有助于学生尽快尽早地养成用目的语思维的习惯,逐渐排除母语负迁移的影响,从而提高目的语使用的准确性和得体性,为最终获得良好的语言和文化交际能力奠定坚实的基础。本文从用目的语教学符合语言习得的普遍规律的角度论述了适度足量的可理解的目的语输入是目的语习得的重要条件和主要供给源;分析了在初级汉语课堂上使用目的语教学的可行性;提出了用目的语进行课堂教学的原则和方法。
Ms. Peipei Jin 初级汉语学习型辞书学习功能分析 ——面向英语为母语的汉语学习者
新中国成立以来,对外汉语教学作为一项事业已经走过六十多个春秋。伴随孔子学院在海外的建立,中国对外汉语教学的格局开始从以国内教学为主向到以海外汉语教学为主的转变,在这一大背景下,汉语教师培养方法、汉语教材编写取向及汉语教学方法研究都随之发生了改变。但是,作为汉语国际推广事业的排头兵(郑定欧,2008)以及汉语学习过程中的重要工具,汉语学习型辞书在编纂理念和更新速度等方面却与这一大背景有些格格不入,相应的研究与前面所说的“三教”相比也稍显滞后。

自1976年北京语言学院首次编纂了供外国人学习汉语使用的《汉英小词典》起,我们发现,这四十年来,大陆已出版的汉语学习型辞书的释义语言多为汉语,适用对象多为高级汉语水平学习者,即便是面向初级汉语水平的词典也难度偏大,而且真正具有“语别化”特色的辞书少之又少。这种“难懂、难用、难查”又没针对性的工具书自然很难受到学习者(尤其是非目的语环境下的学习者)的欢迎。

我们认为,在海外汉语教学蓬勃发展的今天,编纂“低起点”、“语别化”、“本土化”的汉语学习型辞书已势在必行。为此,我们以面向英语为母语的初级汉语学习型辞书为例,以英美、港台以及大陆优秀学者已出版的这类辞书为研究对象,对初级汉语学习型辞书在适应学习者学习环境、符合学习者认知规律以及满足学习者学习需求的前提下,如何呈现出“易懂、易用、易查”的学习功能进行了探讨。
Ms. Alexandra Lebedeva An educator’s approach towards learners’ motivation: qualifications, challenges and prospects
Within the last decade, the amount of Chinese language learners in Europe has rapidly increased. As for Russia in order to fulfill the expectations of enrollees and students most of the educational institutions are eager to include Chinese into their curricula. At some regions of Russia 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 starts at primary school, Chinese class as an elective course gradually becomes a compulsory course. Next year for the first time will be held the Unified State Exam on Mandarin Chinese at secondary schools. Nowadays teaching of Chinese exceeds the scope of classical Chinese studies, new courses and textbooks are to be created. In terms of educational process Confucius Institute plays a pivotal role, especially for the regions where Chinese has never been taught previously. Both learners and educators pay more attention to preparation for the Chinese Proficiency Test HSK, as soon as it becomes a common requirement for further career. A learner’s motivation is frequently closely connected to his activity, e.g. implementation of the “China Friendly” Program means an elementary Chinese skill for the employees to remain employed. As for educators new demands create new challenges, e.g. modifying of learning vocabulary according to the learners’ needs etc. Thus there are some issues for consideration. What should an educator provide for the learners? What kind of qualification he should possess? How can he be qualified? How can he help learners’ motivation? How to avoid routine and seek for inspiration?
Ms. Zhuo Li 爱尔兰成人汉语初学者学习动机浅析
学习动机是学生维持学习的动力,是影响学习者的一项重要的心理现象。笔者结合已有相关欧洲二语学习动机理论,通过问卷和访谈的方法对爱尔兰都柏林成人汉语初学者的学习动机进行了调查。根据该项调查结果,笔者分析讨论了影响成年汉语学习者学习动机的因素。加上个人教学实践,再结合成年人学习特点以及汉语本身的教学规律,提出了针对成年汉语学习者的教学尝试——以HSK考试为指导下的量化教学方针。希望能使学生不断获得学习成就感,保持学习热情,从而推进海外汉语教学。
Ms. Pei-Yu Liao Motivation of learning Chinese as a foreign language in Russia: Chinese dining manner as an example to explore the relation between learning motivation and cultural awareness
Motivation plays a significant role in Chinese language learning. It is not only relevant to language learning efficiency but cultural awareness. Based on the cognitional aspect of motivation theory, motivation is a learning process which related to surrounded environment. Language learning environment should be able to provide leaners sufficient cultural stimulation and language input to facilitate the motivation of leaners. To Chinese language learners in Russia, cultural stimulation of Chinese is insufficient to support their learning process. Thus, how to promote the cultural awareness in Chinese language learning process is a pivotal issue to discuss.
According to the relevant theory, learners connect the new assumption with previous knowledge, which is the old assumption. If the new assumption is similar or extending the old assumption, the new assumption will be accepted. On the contrary, if the new assumption in conflict with the old assumption, either the new assumption replaces the old assumption or the new assumption be refused to accept. The assumption is based on the maximum of relevance in utterance. It can be referred that Chinese language learners need sufficient cultural inputs to reach the aim of comprehending Chinese learning materials. The process has a huge impact on their motivation facilitation.
Chinese dining manner is a significant symbol of Chinese culture. Chinese language learners are able to explore Chinese culture and custom through learning Chinese dining manner. Via the process of learning Chinese dining words such as ‘勸酒’, ‘做東’ and ‘入座’, learners attempt to connect the culture awareness between Chinese and Russia. By comprehending the meaning of Chinese dining manner, the new assumptions are built. It is referred that motivation of learning Chinese may be promoted as well.
The research is based on the relevant theory aspect to discuss cognitive motivation of Chinese learning in Russia. There are some words related to Chinese dining manners are selected to test the cultural awareness of Russian students who learn Chinese as a foreign language. These Russian students also attend the interview. According to the result, the research will discuss the relation between Chinese learning motivation and cultural awareness.
Dr. Raibaud Martine Study of cultural exchanges between China and Europe to strengthen French students' motivation in learning Chinese.
我们在多年教授中国语言与文化的过程中发现,中西文化交流是构成法国汉语学习者动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动机的成因不难解释,一来,时值今日,对年轻的大学生来说,学习中文和了解中国文化代表着非常有潜力的职业前景,二来,汉语学习者感觉他们自己也是这种双向交流在某种意义上的参与者。我们以丝绸之路这个主题举例来说,学生们会感觉到他们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分子,因为丝绸之路从长安出发一直延伸到了地中海...
我们的发言围绕着一个系列中国文化课的设计而展开,主要从历史,经济贸易,文化交流以及与中国社会现实相关联等几个方面来阐述中国文化课程的设计,从内容到形式都以考虑汉语学习者的动机为出发点。还是以丝绸之路为主题,我们在课程内容设计的时候,引入了最近中国政府出台的« 一带一路 »的发展战略,这样既让学生深入理解了丝绸之路在中西商贸往来上的意义,也给予他们一把开启了解中国政府当前对外经济贸易发展思路的钥匙。
总而言之,作为中国语言与文化的教授者和传播者,我们必须把汉语学习者的动机放在我们课程设计的首要位置。只有这样,我们课程的内容与形式才能与时俱进,受到学习者的欢迎。
Dr. George Orlandi 語言與共同體——以漢語史為例
據統計,目前為止,全球有六分之一人口使用漢語作為母語。如今,漢語是中國的官方語言,屬於漢藏語系的分析語。‘漢語’這一名稱出現得比較晚,而古代最流行的名稱則為‘漢言’。 此後,《遼史》、《金史》和《元史》中“漢語”此名稱徹底替代了“漢言”的說法。1980年偉大語言學家王力先生在其《漢語史稿》說道:“漢語史是關於漢語發展的內部規律的科學。”漢語史從根本上講,必然與漢族人的歷史有密切的關係。研究漢語史的人必須研究漢族人的歷史活動與發展,毋庸置疑。除此之外,有人認為,正是由於“巴別塔”的宿命,語言是排除工具,畢竟所有偉大而具有古典傳統的共同體,都藉助某種和超越塵世的權利秩序相聯結的神聖語言為中介,將自己設想為位居宇宙的中心(Anderson, 1980)。打個比方,古希臘人將那些不會說希臘語的民族稱為“野蠻人”(希臘文:βάρβαρος,“結巴者”)的做法,也能證明這一點。雖然如此,王力先生認為,為了研究漢語史應該重視各親屬語言的歷史以及日語、朝鮮語、越南語等其他語言中的漢語藉詞研究。為何如此?因為在實際上,語言是個包容性的工具,即在原則上,任何人都可以學習任何一種語言。正是由於語言包容性的本質,在語言中高度凝集著不同民族之間交流的精神與痕跡。故而,本文的主要內容分兩步:其一、介紹漢語對許多國家的影響;其二、漢語中的外來詞及外語藉詞。總而言之,本文以漢語史為例試圖證明語言與共同體之間的關係。
Dr. Biljana (碧莲娜) Simic Velickovic 塞尔维亚学生学习汉语的动机
摘要
塞尔维亚学习者认为汉语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所以他们比较害怕选择学习汉语。他们担心是否能获得好的成绩。学生对汉语有一种陌生感,所以不太敢把汉语作为选修课。目前,大部分人比较喜欢把汉语作为兴趣课,这样他们没有学习的压力,可以轻松地学习。比如说在孔子学院,汉语是兴趣课,所以学生学习地比较努力,成绩也不错。
学生对汉语的这种态度,跟他们对中国的态度有密切的关系。大部分塞尔维亚人不了解中国,也不了解中国文化。这个问题比较现实,因为在塞尔维亚,大部分中国人从事商务方面的工作,所以塞尔维亚人除了中国小商店以外,对中国几乎一无所知。
这些问题导致塞尔维亚学生学汉语的动机不太强。如何提高学习汉语的动机?本文试图找到对该问题的一些建议和对策。
关键词: 塞尔维亚学生、学习汉语、动机
Mr. Kaijian Tang 意大利耶穌會士羅明堅的漢語學習及其中文詩研究
意大利耶穌會士羅明堅是第一個進入中國執行耶穌會巡視員范禮安對華傳教“適應政策”的傳教士,從1579年羅明堅踏入澳門,他就開始了其艱苦的漢語學習的歷程,他在很短的時間內很快就掌握了一定的漢語基礎,不僅能初步使用漢語與中國社會的各階層人士打交道,而且用漢語編纂傳播天主教教義的教理著作,還編出了第一本葡華詞典,以供傳教士的漢語學習。可以相信,羅明堅應該是第一位在中國境內學習漢語及中國文化的歐洲傳教士。而且,他的漢語學習已經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他還像中國的儒家士大夫一樣學習創作古典格律詩,雖然其詩歌創作並沒有達到中國士人詩歌創作的精熟程度,但仍可以反映羅明堅的漢語修養及水平的高度,並不完全如范禮安對他漢語的評價“他無法熟習當地語言”。本文故此對羅明堅所作的中文詩展開了較為詳細的分析。
Dr. Lu  Tao 句法偏误类型初探—以日本汉语学习者为例—
本文根据笔者近十几年收集到的日本汉语学习者在作文中出现的偏误例子,对句法偏误的类型进行一个相对系统的分类,为深入研究汉语句法偏误及动因提供可靠的素材,并为分析不同语言背景的汉语学习者偏误的个性与共性问题提供参考,以促进汉语教学和汉语本体研究。
我们认为,划分汉语句法偏误的依据应当是句法范畴(即词类),而不是句法功能、句型句式或语法范畴。所以,我们将把句法偏误划分为包括名词、方位词、数量词、代词在内的体词类和包括动词、形容词在内的谓词类以及包括助动词、副词、介词、助词、连词在内的虚词这三大类。
各个句法范畴都程度不同地出现了搭配与呼应、缺失与赘余、错位、区别使用、句法范畴混淆等偏误类型。各个句法范畴出现的各类型偏误,一方面体现了汉语句法所具有的本质特征,一方面也揭示了来自日本学习者母语日语的干扰。而这些都将为我们比较分析不同语言背景下的汉语学习者的偏误类型并改进汉语教学尤其是语法教学提供坚实的依据。
Mr. Tin Chau Tsui 学习动机和背景因素与荷兰汉语学生成绩的关系
提要:本研究的目的是探索学习动机和背景因素与荷兰汉语学生成绩的关系。研究者在2011年开始连续三年组织荷兰南方应用科技大学主修汉语专业的一年级学生(共145人)填写“二语动机自我系统”学习动机量表。此外,还收集了学生的性别、学历、中学毕业成绩等数据。经关联分析和回归分析,发现在背景因素中的性别和学历与汉语成绩不相关;中学毕业成绩与汉语成绩相关。“二语动机自我系统”中的“愿意沟通”和“工具型促进”与汉语成绩有显著相关。

关键词: 学习动机 背景因素 对外汉语教学 二语动机自我系统
Dr. Hu Xinyu 中西文化交流是欧洲汉语学习者动机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在多年教授中国语言与文化的过程中发现,中西文化交流是构成法国汉语学习者动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动机的成因不难解释,一来,时值今日,对年轻的大学生来说,学习中文和了解中国文化代表着非常有潜力的职业前景,二来,汉语学习者感觉他们自己也是这种双向交流在某种意义上的参与者。我们的发言围绕着一个系列中国文化课的设计而展开,主要从历史,经济贸易,文化交流以及与中国社会现实相关联等几个方面来阐述中国文化课程的设计,从内容到形式都以考虑汉语学习者的动机为出发点。总而言之,作为中国语言与文化的教授者和传播者,我们必须把汉语学习者的动机放在我们课程设计的首要位置。只有这样,我们课程的内容与形式才能与时俱进,受到学习者的欢迎。
Ms. Liang Zhong 非目的语环境下罗马尼亚初级阶段汉语学习者学习动机研究
近年来,汉语热迅速席卷全球。越来越多的外国学生出于不同的动机开始学习汉语。动机是影响第二语言习得的重要心理因素。在非目的语环境的语言学习中,学习动机对学习效果的影响更为显著。因而本文采用问卷调查和个案访谈相结合的方法,以《汉语学习动机问卷》为调查工具,以Dornyei(1994)的三个动机层面理论为依据,从语言层面、学习者层面和学习情境层面对罗马尼亚丘克地区汉语水平为初级阶段且年龄均在12至18 岁之间的中学生,共192人的学习动机进行考察,并对性别、年龄、民族等个体因素与学习动机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从而为制定相应的教学策略,提高教学和管理的质量和效率提供借鉴。
Ms. Ni Zhou 中级汉语听力教学中的跨文化意识 ——以帕兹玛尼天主教大学中级听力课为例
听力教学是对外汉语教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帮助学习者将语言知识成功运用于言语交际活动的前提条件。唯有准确获取并解码了对方提供的言语信息才有可能提供合理有效的反馈,从而使交际得以顺利进行。中级听力教学,与初级听力教学侧重基础知识教学不同,在训练学生准确获取信息的基础上开始较多地涉及文化内容,要求学习者能够理解对话的言外之意。在实际教学中,我们发现,中级学生虽然具备了一定程度的汉语语言知识,能够听懂对话中的字和句,但仍会出现练习结果不尽如人意的窘境。这不得不引起对外汉语教师的重视。
因此,本文将以跨文化交际理论为基础,结合作者在帕兹玛尼天主教大学的教学实践,探讨中级汉语听力教学中跨文化意识的重要性及如何在教学中提高学生的跨文化意识。